您的位置:首页 > TVB港剧 > 正文

四个女仔三个bar第20集剧情介绍

四个女仔三个bar第20集剧情介绍

  慧芸耀力 偷情亲吻

  播出日期: 2015.02.23 (一)

  子骏是靖姿移民澳洲初期的邻居,又在同一大学读书,靖姿表示自己修读法律也是受子骏影响。

  智毅告知李丹,校方破例让她延期至月底交功课,劝李丹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慧芸乘坐的士中途看见一名骑单车的男子在交通意外中受伤,她以为是耀 力,十分担心。耀力知道慧芸这麽关心他,忍不住拥抱慧芸。慧芸埋怨生活枯燥,与丈夫各有各忙,也因为生孩子而有所牺牲,加上医生指她提早更年期,她扬言即 使寿命短几年也要活得精采。

  慧芸参加瑜伽班后觉得精神焕发,耀力指她经常失眠和头痛,是因为精神长期没得到鬆弛,建议慧芸放一个长假期。

  抄袭功课 不予合格

  耀力带慧芸品嚐美食,互喂食物、踏单车,他们甚至深夜在街头亲吻,俨如一对情侣。李丹到律师楼找智毅,智毅指她从网上抄袭功课,不能给她合格。 靖姿看见李丹气冲冲的从智毅办公室走出来。森木主动提出分担工作,着慧芸多陪伴智毅及祖贤,又暗示她若有情关过不了,可当作人生的历练,慧芸却笑说最怕情 关不找上门。智毅从旅行社取了一些复活岛的旅游资料给慧芸,且谓完成手头上的案件后便可放假,慧芸一点也不兴奋,智毅接到李丹电话便匆匆外出。

  智毅买了 智利机票

  智毅把饮得醉醺醺的李丹送回大学宿舍,李丹表示无心抄袭功课,求智毅再给她一次机会,智毅谓抄袭是严重的事,他必须告知校方。耀力赠慧芸一条锁 匙,谓他在郊外有一间度假屋,欢迎慧芸随时入住。智毅相约慧芸出外午餐,还给慧芸往智利的机票,稍后一起到复活岛。靖姿、子骏、梓博及可欣到离岛游玩,可 欣在船上不适,靖姿取呕吐袋回来时,见可欣靠在梓博肩上休息。可欣在岛上不慎跌了一交,梓博连忙扶起她。靖姿看见梓博细心照顾可欣,梓博亦看着靖姿与子骏 细说现在,回味过去,似有说不完的话题。

  梓博希望 时光倒流

  子骏着靖姿唸一首他所教的诗,他听着听着忍不住哭起来,他透露女友三个月前因癌症离世,靖姿拥抱他给他安慰,梓博看见感不是味儿。

  梓博望天慨叹,淑芬以为他又在等待他的外星朋友,梓博却谓但愿能回到十多年前,到澳洲教靖姿英文,叫她的暱称。靖姿告知可欣说子骏的女友早前过 了身,她指子骏是她的第一个老师,教懂她很多东西,她又拿出一个木盒,那是她读法律时子骏送她的礼物,子骏曾说那不单纯是一个存放假髮的盒子,而是盛载靖 姿的所有希望与梦想。

  智毅临时 不能上机

  森木亲自接手处理新案件,着慧芸安心放假,好好休息,则回来后便不会再三心两意,明显有所暗示。智毅在机场接到学校来电,请他回校开紧急会议,智毅向慧芸表示学校发生了一些事,他必须回校处理,不能与慧芸上机。

  慧芸难以想像有甚麽事智毅必须留下来亲自处理,她埋怨此次旅行他们已等了十年,此刻丈夫才不能同往,智毅打算把事情办妥后到彼邦与慧芸会合,慧芸愤然道出她将会一个人踏上旅途,毋须智毅陪伴。可是结果,慧芸让耀力来了机场……

四个女仔三个bar第21集剧情介绍

  李丹投诉 智毅性骚扰

  播出日期: 2015.02.24 (二)

  祖贤趁父母旅行,带女同学巧茹回家玩,森木突然来到,祖贤要求森木不要告知智毅及慧芸。慧芸随耀力到了度假屋,她收到智毅的短讯,回覆说她平 安,请智毅不用挂心。智毅请森木晚上到家中倾谈公事,森木追问他为何突然取消假期。原来李丹向学校投诉智毅性骚扰,校方遂展开调查。靖姿指子骏欲请梓博吃 饭,以答谢梓博带他到离岛游玩,梓博婉拒,靖姿表示可欣会同行,刚好可欣来到,与梓博同往。四人在街上游览,梓博遇到他在楼宇署任职时曾帮忙过的街坊,对 方多谢梓博之馀,亦指后来接手的楼宇署职员做事马虎。

  隽烨投下 信任一票

  在酒吧消遣时,靖姿与子骏跳劲舞,二人十分合拍。靖姿再次留意到梓博与可欣有说有笑,十分投契。可欣弹钢琴时,梓博更坐下来双人合奏。耀力与慧 芸在沙滩手拖手散步,慧芸觉得整个人鬆弛了不少。靖姿探望李丹,李丹就性骚扰事件自责太软弱,靖姿认同她不能哑忍。智毅状态欠佳,隽烨表示关心,并提醒他 不应对学生太好,凡事应划清界线,智毅觉得隽烨的说法就像他真的曾性骚扰学生一样,但隽烨却以嘲讽的方式,给智毅投下信任的一票。律师楼的同事议论智毅性 骚扰女学生的事,安居责他们乱说话,梓博亦谓事件未被证实,提醒各人不要胡乱猜测。

  感叹社会 未审先判

  梓博与靖姿即将取得大律师的资格,智毅替二人检讨之前学过的知识,他听了两徒的话后,感叹社会风气习惯未审先判,梓博问他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智毅说没有,且谓对自己有信心,亦相信世界有公义,真相早晚会水落石出。

  梓博知道靖姿怀疑智毅,靖姿亦明白自己未审先判,但她却相信李丹的话,且指他们只认识智毅在工作的一面。梓博有感而发的表示认同,指靖姿也不了解他,而他也不了解靖姿,他问靖姿想不想让他了解,靖姿却不回答。森木与智毅研究性骚扰事件,认为保安的口供对智毅很不利。

  提醒智毅 关心儿子

  智毅不怕与李丹当面对质,但程序上未能这样做。他自言没做过不怕李丹的一面之辞,且指李丹所说全是谎话,又提起隽烨嘲他不懂保护自己,但他自问 一向都是这样对学生及徒弟,可以帮的都尽力去帮,从来不曾出事。森木谓时下的年轻人早熟,提醒智毅应多关心儿子。智毅传短讯给慧芸,慧芸没回音。那边厢耀 力却在度假屋煮饭哄慧芸。大律师公会主席想提名智毅担任副主席,他知道智毅正接受大学调查关于性骚扰学生的事件,但相信智毅是清白的,请智毅好好考虑。

  重提子骏 给她信心

  可欣捧了大堆文件回家,梓博协助她,并提议她买饭盒回家吃。二人吃饭盒时提到智毅的事,彼此都相信智毅为人。子骏与靖姿晚饭后送靖姿回家,靖姿 买了一幅油画,子骏替她搬回来后,亲自把画挂起来。子骏看见他送靖姿的木盒子,靖姿重提子骏给了她信心,令她觉得做律师不是一个不可能达到的梦想。内部调 查小组建议李丹与智毅和解,二人当面对质,李丹先发制人,但表示若智毅愿意向她道歉她便不再追究,但智毅表示不会为自己没做过的事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