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TVB港剧 > 正文

四个女仔三个bar第22集剧情介绍

四个女仔三个bar第22集剧情介绍

  怀疑父亲 与彤关係

  播出日期: 2015.02.25 (三)

  法律学会欲邀智毅担任法律学术周的讲座嘉宾,智毅答应。靖姿让李丹在可欣的家暂住,可欣不反对。智毅试探儿子对有关他的不利传闻的反应,祖贤冷 静对答。智毅和森木看穿李丹的用意,相信学校会看出李丹的口供不可信。紫凝对李丹住在可欣家反应颇大,梓博问靖姿有否问清楚李丹到底发生了甚麽事,靖姿表 示只信证据,不偏帮任何一方。智毅经过听到,他向梓博和靖姿表示,作为他们的师傅,觉得有必要向他们交代,他谓在法律界多年,从未有过像今次事件令他这麽 困扰,令他反思自己一直坚守的大原则、教学方法及法律的意义,他也着二徒趁机好好思考一下。

  妁彤晕倒 隽烨紧张

  梓博与靖姿讨论时,梓博要求靖姿把李丹所说的告知他,靖姿拒绝,并表示要保护李丹,不能让她再受伤害。梓博彷彿也开始对智毅的信任动摇,他甚至关心靖姿若单独与智毅相处时的安危,提醒靖姿若有这种情况要通知他。智毅传短讯给妻子,慧芸却仍没有回音。

  智毅下班时发现妁彤在办公室内晕倒,把妁彤送院,隽烨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医生怀疑妁彤因血糖过低而晕倒,会否影响到胎儿则须待出了化验报告才知道,隽烨闻言呆了好一阵子。

  妁彤面前 压抑喜悦

  妁彤不想隽烨知道她怀孕,隽烨却讲多错多,他与智毅父子晚饭时总是笑不拢嘴,他坦言在妁彤面前被逼压抑喜悦之情,背着妁彤他却恨不得开香槟庆 祝。翠花听到隽烨与智毅通电话,知道妁彤怀孕,众人猜测经手人是隽烨。检查报告显示妁彤晕倒是因怀孕初期贫血,而她又吃得太少所致,医生提醒她要注意饮食 和营养的吸收。医生又表示妁彤有轻型地中海贫血,若孩子的父亲也有此症,则孩子有四分一的机会有中型至重型地中海贫血。

  发现妁彤 跟随母姓

  患重型地贫者不但要经常输血,寿命也会很短,所以医生建议孩子的父亲接受检查,妁彤闻言连忙催促隽烨往做检查。紫凝买了很多孕妇的食品及用品给 妁彤,妁彤请她帮忙到家中给狗儿喂粮。隽烨与紫凝到妁彤家喂狗后,替妁彤执拾一些个人物品。紫凝发觉隽烨对妁彤家里的情况很清楚,她更注意到妁彤与一位大 律师的合照,隽烨指那是妁彤的母亲,还说对方叫郑丽珊,紫凝随即问他妁彤是否跟母亲姓。紫凝回家上网查郑丽珊的资料,发现其洋名叫Sandra,她想起了 贯东与志熊的对话。翌日,紫凝问隽烨妁彤父亲是否就是贯东。

  许蕙故意 支开贯东

  紫凝回家试探父亲,贯东听到Sandra的名字便默不作声,许蕙故意上前支开贯东。许蕙向紫凝表示曾答应贯东不再提此事,但她承认贯东曾与 Sandra发生婚外情,对方更怀了贯东的孩子。大学经过详细调查,认为李丹对智毅的指控不成立,希望智毅下学期继续任教。法律界对智毅被指控性骚扰女学 生议论纷纷,吕官表示智毅是她的朋友,她相信智毅没做过。

  慧芸与耀力手拖手参加沙滩音乐节,随着音乐起舞,并热吻起来,后耀力驾车回度假屋时发生交通意外……

四个女仔三个bar第23集剧情介绍

  智毅被控 企图强姦

  播出日期: 2015.02.26 (四)

  慧芸决定离开,且把度假屋的锁匙还给耀力。慧芸拖行李回到公司,森木发现她的手受了伤,问她发生了甚麽事,慧芸忍不住痛哭起来。森木送慧芸回 家,她甫下车便看见智毅,立即上前拥抱智毅。可欣回家听到李丹在房内向靖姿哭诉被性骚扰的事,便又离家。李丹认为传媒舆论都站在她的一方,大学却偏袒智 毅,她不相信在法庭也得不到公义,她指智毅不但性骚扰她,更企图强姦她。可欣到天台,梓博正在为植物浇水。可欣表示不想留在李丹哭诉被性骚扰的现场,所以 到天台唞唞气。可欣与梓博都相信智毅,但指靖姿不是这麽想。

  网上论坛 公审智毅

  梓博发现网上的论坛公审智毅,他便上网替智毅辩护,但因怕连累智毅,所以不会用真名,而是用M31的网名,可欣对这名字有点印象,梓博表示靖姿 在网上向M31买电脑,可欣随即透露当天自己替靖姿交收电脑。淑芬与一些法庭之友因智毅的事闹翻了,所以没有到法院听审。淑芬还嘱梓博把她亲手造的小菜带 给智毅,以示支持,但忠祥谓若智毅真的做过,终归会出事,梓博却相信自己没跟错师傅。妁彤看到杂志的报道后替智毅抱不平,她知道慧芸不在智毅身边,智毅要 孤身作战,也替他难受。

  妁彤紫凝 姊妹相认

  隽烨指妁彤比智毅幸运得多,至少她身边还有自己,也有紫凝陪伴她。隽烨又透露紫凝已知道妁彤是她的姊姊,妁彤责隽烨把秘密告知紫凝,隽烨解释清 楚,妁彤正担心紫凝的反应,紫凝刚好来到,还带来鸡汤给妁彤,妁彤不懂反应,隽烨打破闷局,姊妹俩都接受对方。紫凝陪妁彤到花园散步,妁彤请紫凝替她保 密,尤其不要让贯东知道。隽烨把妁彤的枕头拿到医院,妁彤责隽烨在她的家自出自入,隽烨拿出自己寓所的门匙,谓要让妁彤在他的家自出自入。慧芸休假回到工 作岗位,达勤亦以合伙人的身分重返律师楼。

  靖姿相信 李丹指控

  有警员到律师楼称智毅涉嫌与一宗企图强姦案有关,要求智毅到警署协助调查。翠花赢得耍大关刀比赛冠军,紫凝替她开庆祝会。众人谈到智毅与李丹的 事,靖姿表示曾亲眼看到一些事情。靖姿向梓博透露目睹李丹与智毅发生过的事,更认为李丹不会撒谎,相信李丹对智毅的指控是事实。梓博得悉子骏月底会回澳 洲,而他之前留在香港并非为了靖姿,掩不住喜悦之情。李丹到警署录口供,她歇斯底里的指警员不相信她,还再三坚称智毅的确想强姦她。隽烨收到消息,李丹已 撤销对智毅的指控,立即告知智毅。

  李丹死前 致电智毅

  靖姿打电话给李丹但联络不上,她上庭后立即往找李丹。智毅发现李丹曾致电给他,森木着智毅不要理睬李丹。李丹留了字条给靖姿,表示自己被逼得疯了似的,她不再追究。

  清洁女工在大学厕所发现口吐白沫的李丹。警员就李丹死亡之事上门找智毅,因智毅是李丹死前最后联络的人。李丹的家人从家乡来港,他们要求靖姿替 李丹伸冤。智毅出席大学法律学会的讲座时,有大学生示威抗议,誓要为李丹之死追究到底,还向智毅人身攻击,更有学生衝上前向智毅泼水及撒溪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