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TVB港剧 > 正文

天眼第18集剧情介绍

天眼第18集剧情介绍

  单枪匹马 救出富龙

  播出日期: 2015.03.25 (三)

  力行进入汇海的夹万,却发现内里空无一物。力行慌忙逃走之际,司徒舜驾车驶至,力行在毫无选择情况下登上汽车。司徒舜在路上风驰驾驶,力行指吓司徒舜无效,终令汽车失控撞向石壆,二人因此受伤。力行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困在一废弃厂房,双手双脚被铁链锁着。

  蓝菱得知梅婆伤了脚便前来探望,发现是富龙串同梅婆骗蓝菱前来。蓝菱忽然见到一个太阳形状的灯笼在窗外升起来,富龙走出来,诚恳地向蓝菱表示明年会与她到北欧看真正的「午夜太阳」。

  和盘托出 力行计划

  司徒舜来到富龙家,富龙假装与力行兄弟情已绝,可是司徒舜早已识穿二人扮作不和。富龙听罢心软,因担心力行成为杀人犯,遂将「极光之星」仍在逸名轩之事告知司徒舜。

  蓝菱与珍妮同病相怜互相诉苦时,珍妮忽然利用异能想起在心战室看过富贵的电脑正处理一个Logo图像,令珍妮怀疑富贵伪造文件。珍妮借故带佐治到侦探社附近,看到富贵的东南亚食品店受到商业罪案调查科的人员前来搜证。

  富龙随司徒舜来到废弃厂房,力行要富龙解开锁链,富龙见状苦劝力行回头是岸,但力行却越见偏执,近乎疯狂。

  不惜代价 对付汇海

  司徒舜打算利用力行手机与汇海联络,可是下一步却需要富龙配合才能成事。汇海向众职员宣布力行因连同住客意图不轨,已被辞退,保安经理一职将由明威兼任。

  散会后,汇海收到力行的短讯,说要取回放在逸名轩的贼赃,还要取汇海性命,汇海闻言不禁脸色一沉。

  警司下令 终止行动

  警方对逸名轩作出严密监视,以防汇海运走贼赃,期间发现有货车进出逸名轩,声称搬运装修材料。司徒舜命众人跟踪货车时,总警司突然前来下令众人收队,令仪投诉无效,司徒舜估计是汇海向上头施压。司徒舜在收队后,换上了力行的装束,独自跟踪可疑的货车。

  司徒舜截停货车,发现原来货车上埋伏了杀手。司徒舜再以力行身份发短讯给汇海,说今晚必会前来杀掉他。汇海得知计划失败开始忧心起来,汇海派人捉富龙回逸名轩,藉此要胁力行现身,汇海于富龙面前开启夹万,并将富龙困在夹万内。

  救出富龙 汇海惊讶

  力行迷糊间醒来,发现身处机房,他成功解开锁链逃出机房,却见自己面对一片汪洋大海。力行质问船员,发现船正开往越南。力行对着茫茫大海怒吼,对司徒舜倍添仇恨。

  司徒舜利用露丝强行进入汇海房间,汇海见状亦未察觉有异。司徒舜以禁锢罪试图拘捕汇海,汇海否认,可是司徒舜却能在汇海面前开启夹万密码,大出汇海意料之外。

  司徒舜成功救出富龙与找到贼赃,汇海见事败便将电源截断,製造对自己有利的漆黑环境,可是司徒舜仍能制服其他手下,跟踪汇海至天台。

  汇海架上电子眼镜,向正前来的直升机挥手示意,司徒舜借直升机声音影响汇海判断,上前开枪,岂料汇海先发制人,司徒舜幸好侧身避过子弹,然后向汇海还击……

天眼第19集剧情介绍

  力行向父母 坦白一切

  播出日期: 2015.03.26 (四)

  富龙相约蓝菱见面,却担心她不会应约。蓝菱出现后怪责富龙不顾危险,又为他对帮助兄弟义无反顾,大感醋意。富龙解释帮助司徒舜不止为力行,也是为了证明给蓝菱看自己决定不再犯事的决心。蓝菱感动落泪,富龙顿时拿出戒指,跪在地上向蓝菱求婚。

  珍妮见雨过天晴,购买了电影票打算与司徒舜一起观看,可是司徒舜来到时,一脸倦容又带点精神紧张,不断说力行已跳了船,应该快回到香港。原来司徒舜感受到力行的一股极大仇恨,因此极度不安。

  金耀报复 恐吓汇海

  汇海在羁留室看见有数名犯人进入,那些犯人一见汇海,也道出来意说是金耀派他们入来,汇海担心自己会受折磨而大惊不已。出庭时汇海见金耀出现在旁听席上,犹如惊弓之鸟,最终汇海已不胜负荷心脏病发。

  司徒舜同在法庭内,坐立不安,向珍妮表示感觉到力行已来到法庭。案件完结,众人在庭外遇见力行,力行一脸平静向司徒舜表示悔意,之后还跟珍妮及富龙等人道歉。富龙听后很是感动,但司徒舜对力行仍抱怀疑态度。

  不信力行 洗心革面

  之后力行与父母一同拜祭何二姑,亲口承认自己见死不救之事,司徒夫妇见力行终于坦白认错,接受力行改过。在远处看着的富龙及珍妮都相信力行已诚心改过,只有司徒舜有所保留。力行向父母表示与司徒舜关係恶化,司徒夫妇说服司徒舜接受力行,但司徒舜觉得为难,勉强答应。

  夜深,司徒舜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安宁,之后梦见力行拿着刀的样子,可是却不知道他正要对付谁。司徒舜终按捺不住,质问力行是否回来报复,力行一脸无辜的否认。

  蓝菱与富龙正拍摄婚纱相,珍妮见司徒舜心事重重,正想上前慰问,力行突然出现,祝愿珍妮能与司徒舜顺利发展。珍妮还向力行的祝福表示谢意,疑虑尽释,可是司徒舜却一脸疑惑。

  怀疑力行 压力大增

  司徒舜无论逛街、工作及睡觉时都保持戒备状态,精神绷紧,只能靠服用咖啡因支撑精神。因司徒舜经常怀疑力行图谋不轨,终导致自己情绪失控。

  回家后,司徒舜翻乱力行房间,试图找出他回来报复的证据,可惜一无所获。司徒夫妇见状担心不已,着二人同见精神科医生。医生给二人开了安眠药,力行于司徒舜面前吞下对方的药丸,司徒舜方放心吃药。

  力行回到天台欲将药丸呕出,司徒舜半夜梦醒心感不安,便到力行房间查看。看见床上有人,仍在熟睡,才稍放下心来。

  珍妮被袭 大受打击

  岂料半夜有来电告知司徒舜,指珍妮受到袭击重伤入院,司徒舜连忙赶到医院,司徒夫妇则唤醒力行一同前往。

  到达医院时珍妮还在抢救中,蓝菱已担心得哭成泪人。想不到警方竟出现将司徒舜拘捕,说在现场发现到他的血液及指纹,怀疑他与案件有关。司徒舜闻言后立即知道是力行嫁祸,不禁怒火中烧,终忍不住向力行挥拳相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