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剧 > 正文

哥谭第四季第1集剧情介绍

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第3-4集 第5-6集 第7-8集 第9-10集

哥谭第四季第1集剧情介绍

  布鲁斯经历了生死考验后,像是想通了一切。既然邪恶会一直存在,正义难以在光明底下对邪恶进行制裁,那么他便化身成为黑夜里的英雄,守护哥谭市。布鲁斯穿上自制的蒙面黑衣,开始在黑夜中穿梭在大街小巷,以自己的方式制裁犯罪份子。他来到后巷,把两名正在打劫市民的暴徒打倒在地时,暴徒却义正言辞地摸出一张违法执照,以示自己身份。

  无独有偶,一群暴徒闯入一对新人的婚礼现场进行打劫。企鹅的手下维克多·萨斯正在现场,他看见劫匪后,便出言质疑他们的行动,但看见劫匪们摸出违法执照后,萨斯立即一转态度,让劫匪们好好享受打劫的乐趣。

  企鹅即使失去了哥谭市长之位,但在哥谭的影响力依旧还在。他一手创立的违法执照制度,让很多暴徒都“拿了牌”犯罪,这虽然助长邪恶风气,但哥谭的暴力犯罪率却降到了前所未有的低度。黑白两道对企鹅的做法都非常服气,但依旧有人,想推翻他的恶行。

  除了布鲁斯以外,戈登也对此深通恶绝。在一个美好的早晨,戈登正在去熟悉的咖啡店买咖啡,却发现老板正被一名拿着执照的劫匪打劫。戈登看见执照后不屑一顾,出手把歹徒制服后,并带回哥谭警局制造恐惧液的克兰虽然死了,但恐惧液的威力引来很多不法之徒的垂青。克兰的儿子乔纳森被注射毒液后,因为产生幻觉,对社会造成危害,被关进了阿卡姆疯人院。

  一群凶徒为了利用恐惧液为非作歹,于是贿赂了典狱长,把乔纳森放出来,让他把克兰生前的配方从旧房子中挖了出来。歹徒们利用毒液对人产生的恐惧感,打劫了银行,并让银行职员、客户们的精神崩溃了。戈登和哈维通过抽丝剥茧,总算在疯人院典狱长的口中,问出了凶徒的名字——格雷迪·哈里斯和默顿。塔比莎失去芭芭拉后,便和塞琳娜相依为命。

  企鹅的俱乐部准备开张了,萨斯找到她们的住处,要她们参加开张晚宴,对企鹅俯首称臣。要么低头,要么死,深谙哥谭生存之道的塞琳娜似乎对此并不抗拒,但塔比莎却不想。戈登正为违法执照之事而焦头烂额时,布鲁斯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身后。说起违法执照时,两人交换了信息,并对此表示无奈。

  然而,两人心中都有一团火,都不想让企鹅在哥谭横行无忌。戈登从布鲁斯的话中得到了启发,可以挑衅企鹅,借他的手去铲除哈里斯。然而,当他组织行动组时,同僚们不仅不买他的账,还对他拳打脚踢,以惩戒他的多管闲事。

哥谭第四季第2集剧情介绍

  乔纳森克服对稻草人的恐惧后,便感觉世上再无东西可以让他害怕。他穿上稻草人的衣服回到阿卡姆精神病院,利用恐惧毒素,让院长陷入幻觉,让院长不断看见最害怕的小丑,从而丧失理智。乔纳森掌握了阿卡姆的控制权,他大肆释放毒素,让病院里的人都陷入疯狂,一夜之间,阿卡姆病院的病人都成为了乔纳森的军队。

  布鲁斯在夜里干了几票替天行道的事儿后,便有点得意忘形,终于碰了钉子。他在跟踪劫匪时不小心从屋顶摔下,被人当作是闯入者,被押到警察局。尽管布鲁斯很快便被阿尔弗雷德请来的律师保释走了,戈登也清楚布鲁斯的为人表示不会追究,但这件事,让阿尔弗雷德显得既担心又失望。他认为少爷爷太狂妄了,不能让他胡来。离开警察局时,两人偶遇福克斯。

  福克斯关切地问起布鲁斯身上的伤,阿尔弗雷德和布鲁斯连忙谎称自己是攀岩撞到的。福克斯看着布鲁斯离开的背影,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塞琳娜和塔比莎不约而同地收到了一封邀请函,在夜里来到了一座塔的门前。两人一起进入塔中,都被邀请者震惊到了。塔比莎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活生生的芭芭拉,她明明亲眼看着芭芭拉死掉了,为何她现在还生龙活虎地在哥谭出现。

  更让人惊讶的是,芭芭拉不仅活着,还密谋重登哥谭之巅。她展示了自己收藏的军火,以此显示自己的实力,希望塔比莎和塞琳娜能够和她合作,一起在哥谭占有一席之地。塔比莎恨透了芭芭拉,她不想再与芭芭拉狼狈为奸,但塞琳娜心动了,因为芭芭拉跟她很像,两人心中都有一团火,希望不再被哥谭的各种男人头目小看。

  阿卡姆陷入混乱后,戈登想出动行动队去阿卡姆压制暴动。然而,哥谭警署的警察们都认为应该由企鹅去处理这事,甚至哈维都不愿跟戈登出动,他怕自己出事的话,警局里的人就换成企鹅安插进来的人,到时哥谭警局就变成企鹅的警局了。戈登无奈地只好单独行动。乔纳森看见戈登独自前来,心里乐开了花。戈登寡不敌众,很快便落入了乔纳森的圈套,中了恐惧毒素。

  幻觉中,戈登看见了小莱,乔纳森则在一旁诱导戈登自杀,去追随死掉的小莱。就在戈登准备割开自己手腕时,他忽然克服了恐惧,恢复了理智,转身便对着乔纳森还击。布鲁斯再次不听阿尔弗雷德的劝,出去替天行道,并再次栽了跟斗。幸好阿尔弗雷德知道少爷的性格,再后面跟着,不然布鲁斯又会陷入危险。

  就在两主仆互相争吵时,福克斯突然带着一大袋东西深夜造访。原来,他制造了一身装备,方便布鲁斯“攀岩”使用。布鲁斯带着福克斯做的攀墙服,在哥谭市内飞檐走壁,锻炼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