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韩剧 > 正文

韩剧我的大叔第1集剧情介绍

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第3-4集 第5-6集

韩剧我的大叔第1集剧情介绍

  李至安养老院偷出奶奶 朴东勋老婆出轨上司

  朴东勋是一家建筑公司的结构设计师,也是一个部门的部长,今天都在公司认真工作的具东勋突然听到同事的大叫之声,慌忙跑过去看,原来是一只瓢虫飞了进来,慌乱的人们以为是马蜂,一个人开始叫唤就都跟着乱做一团,这只瓢虫径直一路飞到了公司女职员李至安的胳膊上,正当具东勋正要抓获这只瓢虫方生的时候,却被李至安用一本书拍死,同事们都在对刚才的事情意犹未尽,认为朴东勋真的是善良,一个虫子飞到车里都想给送出去的人。

  大家正在热议这件事,尹尚泰常务来到这里,首先批评了作为这里部长的朴东勋并对他进行罚款。李至安为大家分发完信件就准备离开了,工作漫不经心的她连信件掉落地上都不知道,或许知道也不在意吧,只是做完就可以离开了,朴东勋发现自己的信件被送错了一个,正打算去找李至安的时候,却发现李至安正在偷拿公司公共饮区的饮品,他不想撞破这件事,只好选择坐下假装看不见。

  而公司的监控器似乎对这些事情也不在意,更多的是关注某个领导的手机信息吧,朴东云常务通过对每个摄像的监看想要了解为什么自己的信件需要别人送进来,他突然发现了电梯里郑灿模常务的手机短信,切换近距离他看到信息内容是有人想和他一起喝酒可是又担心眼睛太多盯着呢。

  办公室里,拿着郑灿模手机看着短信的王永根专务,询问郑灿模是怎么回事,尽管郑灿模解释自己只是为了迷惑敌人,实际没有任何交际,但是王永根也不会相信他,现在马上就要投票从新选举了,难免会被人拉拢,因此放了郑灿模大假让他离开公司,而都俊英在王永根看来明明是最适合自己秘书的人,可是现在去欧洲转了一圈之后有些得意忘形了,那个发给郑灿模短信的人正是都俊英,目前都俊英是代理理事,也是朴东勋的学弟,更加个朴东勋的老婆姜允熙有着暧昧关系,同时更是朴东勋的上级,也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

  朴东勋从信用卡透支了钱帮着大哥朴尚勋购买衣服,并趁弟弟朴基勋出去接电话的时间偷偷塞给朴尚勋钱,他觉得朴尚勋现在没有工作又离婚,在结婚也是需要钱的,见朴尚勋不肯接受钱财,朴东勋告诉朴尚勋这是姜允熙给的,并且表示因为出差而不能参加朴尚勋女儿的婚礼了,朴尚勋反问朴东勋姜允熙是真的要出差吗?朴东勋选择了相信老婆,他觉得只要老婆说是出差就是出差。

  姜允熙等着都俊英回来,焦虑而生气的责问都俊英为什么不给自己打电话,都俊英解释因为在公司所有人都盯着自己,既不能拿着另一部电话也不能用公用电话,现在连他和郑灿模喝酒的短信都被翻了出来,又岂敢乱动,姜允熙躺在都俊英肩头诉说着自己的思念,正因为强烈的思念才会责怪他的,都俊英搂紧了姜允熙并亲吻了她。

  而现在的朴东勋三兄弟在酒吧喝酒,发表着对没钱哥哥电影的看法,帮助弟弟朴基勋发表对电影的畅想,老大觉得用自己作为题材拍出来一定会很棒的,他知道朴基勋一直都想成为优秀的导演。

  度过一天无聊的时光之后,朴东勋开始往回走,在车上看到了李至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她似乎一直都是话那么少,甚至不说话,朴东勋下车跟着李至安走了一段之后,又觉得有些不太好转身离开了,李至安一个人孤独的回到家里,吃着从公司带回的东西,灯突然亮了,李至安头也不回的继续吃东西,身后坐着的男人问李至安是假装看不见自己吗,李至安头也不回扔给男人一叠钱,男人用脚划到自己面前,这个男人就是李至安的债主名叫李光日,此时,李至安接到养老院的电话。

  养老院的人问李至安的奶奶她孙女是不是换电话了,打电话也没人接,居住地也换了,奶奶躺在那里听不到任何话,只能拼命挥动着手臂,发出啊啊的声音,而坐在门外的李至安听到了房间内的一切,可是她无法进去,因为没有钱,等到养老院的护工离开之后,李至安进去看奶奶,并打电话给一个男孩,可是正在玩游戏的男孩根本就不愿意李徽李至安,李至安帮奶奶收拾了物品之后,偷偷的推着躺在病床上的奶奶离开了疗养院。

  李至安为奶奶盖好被子,为她系好围巾拼命的推着奶奶奔跑,来到大街上李至安看到一辆白色轿车和自己推着的病床擦肩而过,害怕被人看到,李至安下意识的转过了头,裹紧了衣领。

  李至安无法一直推着奶奶前行,只好跑到超市里假装购买东西,悄悄偷走了超市的购物车,但是在公交地方等了许久都无法把奶奶放上车,好不容易等到了男孩到来,帮助自己把奶奶放到了出租车上,送回家里。李至安希望男孩能帮助自己照顾奶奶的日常生活,弟弟认为一天两次来照顾奶奶,超出一星期自己就不干,男孩走后,李至安叮嘱奶奶以后等到男孩来的时候再去厕所,可是奶奶根本听不见李至安在说些什么。

  到了朴尚勋女儿结婚的日子,朴基勋想从婚礼上替哥哥多抽取一些礼金,却被朴尚勋的前妻发现,因此而发生激烈的争吵。在前妻看来朴尚勋根本就不配拿礼金,从来也没见他出钱养过孩子,因为这件事,朴尚勋在婚礼上丢尽了颜面。

  家里的困境让三兄弟愁容不展,朴尚勋劝朴东勋无论如何都要在公司待着,绝对不能被开除,否则自己的今天就是弟弟的明天,而且为了母亲去世时候能够拥有好的花圈都不能离开公司,而此时的朴尚勋妻子姜允熙正在和他的上级享受着旅游 的美好时光,无疑,这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次日,朴东勋在进行高空作业测试建筑物的时候一不小心掉落了测试仪,吓得朴东勋肝胆俱裂,回到办公室,看到冷清的办公场所,他想起了以前和同事一起的工作热情,似乎已经一切不在了,此时他再次看到了李至安正在整理信件,朴东勋暗示李至安即使没有人的时候偷东西也非常不妥,李至安却头也没抬说了一个人字,朴东勋觉得似乎自己说了句多余的话,李至安似乎并未把这里的人当人,他向李至安道歉说不该让她说话。

  母亲来到建筑公司找朴东勋,拿出了自己仅有的积蓄,说出自己的想法,她希望能给朴尚勋开一个餐饮店,但是手里的钱不够,需要向银行贷款,而现在唯一买房子的就是朴东勋,因此希望朴东勋抵押房子贷款给哥哥,朴东勋告诉母亲自己抵押房子也远远不够,母亲问朴东勋是不是不愿意这么做,朴东勋低下了头。

  朴东勋在超市碰到了李至安买东西,可是因为钱不够她的西红柿没有买,朴东勋帮李至安结账之后追赶李至安,却已经不见了李至安的身影。

  要债的李光日再次来到李至安家里撬开她家的房门,却恰逢李至安回来,李至安阻止李光日进入到自己家里,却被李光日痛打一顿,李光日大骂李至安是个贱女人,一辈子也还不清自己的债务,只能不停的还利息,最终悲惨的死掉,李至安却笑了,质问李光日是不是喜欢自己,因此假借要钱为名纠缠自己,李光日似乎是被戳中了心事有些恼羞成怒。

  李至安伺候着奶奶上完厕所,悄悄擦去被李光日打的血渍,又似乎若无其事的弄着从公司偷拿的饮品喝着,由于背对着奶奶,奶奶无法看见李至安的脸,只觉得她似乎喝东西呛到了,不停的咳嗽,后背也一颤一颤。

  次日,有个戴头盔快递送到朴东勋手里一份快递,打开一看里面全部是5000万,希望朴东勋能多多照顾,朴东勋紧张的四下看过去,却只发现戴着墨镜的李至安抬着头,似乎一直盯着自己看,朴东勋一直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再次望向李至安,李至安今天也没有离开,正当朴东勋想打开抽屉拿走钱的时候,李至安却突然挡在抽屉前,并提出希望朴东勋能请自己吃饭,朴东勋领着戴着大墨镜的李至安吃饭,李至安却又提出想喝酒的要求,酒吧里非常昏暗,李至安戴着墨镜怪异的样子引来大家的瞩目,朴东勋希望李至安能摘下墨镜,李至安却让朴东勋看了看自己被打伤的眼睛。

  此时,弟弟朴基勋恰好来到这里,看到朴东勋和一个女人坐在那里,发短讯问那个女人是谁,朴东勋抬头看到了窗外的朴基勋,李至安离开酒吧之后不希望朴东勋送自己,看着李至安离去,朴尚勋和弟弟朴基勋都来到朴东勋面前询问女孩是谁,朴东勋知道他们怀疑什么,只是简单的说了句同事,留下满脸狐疑的兄弟俩离去。

  朴东勋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主动打电话给姜允熙,问老婆想吃什么,自己可以买给她,姜允熙却觉得不明白自己想吃什么,希望朴东勋买他自己爱吃的就行,姜允熙在朴东勋面前似乎从未撒娇,从未微笑,那些似乎都是留给都俊英的。

  李至安趁着晚上再次来到公司,成功的混进大楼,并迅速的偷取了朴东勋放在抽屉里的钱。

  朴东勋一觉醒来慌忙来到公司,似乎一切都那么正常,但是朴东勋打开抽屉的时候却发现空空如也,他着急的到处去找,翻遍了所有的抽屉依然一无所获,同事纷纷问朴东勋丢失了什么,朴东勋却什么也不能说,此时他再次望向李至安的位置,发现李至安并未来到,突然想起昨天李至安的怪异行为,朴东勋意识到李至安偷了自己的东西,一问之下居然没有人知道李至安的电话。

  很快,公司里接到了朴东云收取贿赂的举报,朴东云认为自己从未见过5000万的贿赂,并让人调取监控设施,而此时的朴东勋如坐针毡,一抬头看到了丧命的监控器,他不想坐以待毙迅速来到监控室,希望能查到究竟是谁偷了自己的东西,可是监控室里调查科的人已经在那里了。原来是都俊英安排尹尚泰送礼的时候快递送错了人,把朴东云写成了朴东勋,这让都俊英非常生气,本来是向借着这个机会拿掉对手朴东云,却没想到送快递都能送错,而朴东勋工作很明显是保不住了,调查科的人很快根据摄像头锁定了朴东勋,并带走了他。

韩剧我的大叔第2集剧情介绍

  朴东勋被栽赃涉嫌受贿被关押 李至安扔出贿款朴东勋被释

  而李至安得到的5000万并非现金,而是商品券,李至安带着这些去还李光日的贷款,李光日让人先稳住李至安,他清楚的知道这些是赃物,拿着这些可以举报李至安,到时候李至安非但不能还债反而连本带利的翻滚,更加一辈子还不清自己,李至安本想抢夺自己的借条,却被李光日的人阻拦,并同时发现装有商品券的信封写着朴东勋的名字,要想找到本主不是难事。

  李至安非常生气,看到李光日的车停在那里,当看到一个货车就在李光日的车旁时,李至安计上心头用筐子把李光日的车窗砸破,李光日和伙伴慌忙下楼查看,趁此机会,李至安绕回楼上找到自己的借条和商品券离开,而李光日猜到了是李至安搞得鬼,慌忙上楼却发现李至安已经离去,李至安回家的路上打电话给男孩,让他赶紧帮着转移奶奶。

  同时,朴东勋已经被关进了审讯室,并被没收了手机,他在没收手机之前最后一个电话打给了妻子姜允熙,但是很可惜并未接通。而李至安则赶回工作地,趁着工作之便将贿赂朴东勋的商品券放在了一摞报纸中间,故意放入了垃圾桶内。

  审讯室,朴东勋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要送给自己钱,岂料对方已经对于钱的数目了如指掌,知道那是商品券。收垃圾的人很快就发现了这个信封,与此同时调查科从监控中看到朴东勋曾来到监控室外又离开了,朴东云赶紧让人怜惜快递确认究竟是否送给朴东勋的。就在这时商品券被送往监控室。

  而朴东云让人保密收到钱财的事情,并分析一定是有人想要陷害朴东勋,可是母亲不知道究竟是谁要陷害他,朴东勋同时也结束了暂时的审查被赶出了公司,同时没收了他的手机和出入证。朴东勋看着面无表情的李至安,他穿上衣服拉着李至安出来,李至安却并不理会朴东勋,朴东勋被人请出了公司的大门。

  朴东勋回到家里和姜允熙分析整个案子,他觉得一定是有人在诬陷自己,希望妻子能帮助调查一下,妻子安慰朴东勋不会出事的,朴东勋焦虑的告诉妻子商品券已经不翼而飞了,姜允熙陷入了沉思。

  姜允熙打电话给都俊英问他为什么这么做,现在已经昂朴东勋陷入焦虑当中了,责问都俊英为什么要采用这种方式,同时也把自己至于危险之中,都俊英借口开会挂断了电话。

  公司会议上,一方面认为一定是朴东勋收取了贿赂,摄像就是最好的证明,朴东云却成竹在胸觉得不一定是这样的,并且意有所指的认为没准是对方搞错了名字也说不定,或许是要送给朴东云也说不定,因此需要进一步调查究竟是要送给谁,王永根授意朴东云仔细的调查,好好挖一挖这件事,同时,都俊英也陷入了焦虑之中,问属下是快递公司是否可靠。

  朴东勋开始尾随李至安,希望能从她身上找到陷害自己的证据,当看到李至安上了地铁之后,朴东勋冲上去慢慢走近李至安,希望李至安能跟自己下车好好谈谈,岂料,李至安看到朴东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没有一丝的恐慌,仍旧面无表情,当得知李至安拿了商品券扔进垃圾桶的时候,朴东勋眼看车子就要到站,拉着李至安的胳膊欲拉下车,不料,却被车上的乘客当做流氓给扔出了车厢。

  朴东勋无奈之下打电话给朴尚勋和朴基勋说出了这件事,可是居然连李至安的电话都没有,朴基勋非常生气,没想到生活越是艰难,事情越是多,责怪朴东勋不小心惹出这样的祸事来,马上就会和大哥一样失去工作了。

  朴东勋和朴基勋两人就守在地铁口等候李至安,也不知道李至安什么时候会出来,只好一个个地盯着看,惹得路过的女孩都以为碰到了色狼,对他们投来异样的眼光,而去超市寻找李至安的朴东勋也是一无所获。

  此时的李至安已经回到家里,帮着奶奶简单的热了一下饭菜,奶奶倚着墙坐在那里吃着东西,却发现李至安已经倚在门口睡着了,不由得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李光日也在此时坐在李至安曾经住过的小屋内,一遍遍的开灯关灯,深情沮丧的坐在那里。

  办公楼内,李至安看着垃圾老头忍不住想,上面居然没有人看到这个商品券是不是被老头私吞了,岂料,老头却发表着对朴东勋的同情,认为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

  尹尚泰找了朴东勋之后来找朴东云,他告诉朴东云朴东勋已经招认了一切,钱也是他收了,现在只要开除他就可以了。这些话恰好证明了正是都俊英的人想要栽赃陷害自己,这样他就可以接受更多的投票,也正因为如此猜想除掉那些妨碍他们的人,因此朴东云将自己已经收到的商品券摆在了都俊英下属的面前。

  双方均先后向会长汇报了送礼的事情,会长认为冤枉了朴东勋,让人转告朴东勋等自己出院了要请他吃饭。

  都俊英叫朴东云到自己的办公室说话,都俊英假装不知道钱是在哪里发现的,故意去问朴东云,并有意撇清自己和尹尚泰的关系,朴东云故意说先放着朴东勋的事情,自己现在去着手调查出处,都俊英完全同意朴东云的做法。

  朴东云刚离开,都俊英就慌忙走出办公室来到大厅寻找李至安,原来刚才朴东云和都俊英一起乘坐电梯的时候恰逢李至安就在电梯里,而都俊英的另一部电话响起,那是姜允熙打来的,都俊英在接通一部电话的同时不敢去接另一部,手机在不停的震动中,李至安从都俊英的口袋里拿出手机若无其事的关闭了手机,让朴东云觉得刚才震动的手机是李至安的,因此都俊英才想在此时要回手机,此时,却收到了李至安的短讯,李至安告诉都俊英下班时候安排自己去买东西,这里眼睛太多盯着呢。

  朴东云找来朴东勋告诉他钱已经扎到了,并责问为什么朴东勋不交上去而是扔进垃圾桶,现在已经调查清楚了,得亏碰到的是一个善良的保洁,要不然就麻烦了,并问朴东勋为什么扔掉之后不说出来,朴东勋觉得说出来也没人信,朴东云告诉朴东勋这都是尹尚泰搞的鬼,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就当朴东勋从未收过这件东西。

  朴东勋出来之后脑子想着自己质问李至安的情形,觉得有些自责,朴东勋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调查科也将他的所有资料还回来了,朴东勋手机刚开机就接到了朴基勋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已经查到李至安的消息了,并认为李至安肯定花掉了所有的钱,而朴东勋的电话是扩音整个部门都听到了电话传出的声音,李至安却好似任何事情都与自己无关一样,依然面无表情的发着文件。

  朴东勋不在的时候,恰逢李至安发文件再次来到朴东勋的桌子旁,看到朴东勋妻子打来的电话,这个号码赫然就是那个打给都俊英的号码,快下班的时候,都俊英按照要求让李至安为自己买东西,李至安也顺利的将手机放在了都俊英的办公桌上,都俊英也对这个女孩产生了兴趣,问了一些关于她的问题,李至安则挑明了电话号码的事情,告诉都俊英那个号码是朴东勋妻子的电话,并直接问都俊英是否在和朴东勋的妻子交往,同时问都俊英朴东勋的老婆漂亮吗,她觉得再漂亮也是大婶,而都俊英则向李至安投来异样的眼光,这个眼光让李至安肯定了都俊英和姜允熙交往的事情,看着李至安离去的背影,都俊英叫住了她,希望能和她谈谈。

  朴东勋哥三个又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了,朴基勋告诉朴东勋下周自己也可以开始投拍电影了,而朴东勋也已经开始工作了,希望以后能远离那个李至安。

  地铁上,朴东勋再次收到李至安的短讯,希望朴东勋能请自己吃个饭,朴东勋拿着手机坐在那里发呆,当车一到站他就跳下了车,走出地铁口时发现李至安已经站在那里,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来到餐厅,李至安坐在那里静静的吃东西,甚至都不抬头看朴东勋一眼,两人一句话也不说,李至安脑海中出现自己和都俊英的谈话,李至安向都俊英提出自己可以帮忙除掉朴东勋和朴东云,而自己的能力院在尹尚泰之上,但是一个人需要都俊英支付一千万的费用。

  李至安静静的吃完饭,静静的陪着朴东勋坐地铁,静静地听着朴东勋的谢谢,她始终没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