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韩剧 > 正文

云画的月光第6集剧情介绍

云画的月光第6集剧情介绍

  不能说的秘密,想说的时候——

  深情世子不顾安危救出乐瑥

  金胤圣问李韺为什么不让洪乐瑥跟自己走,局面僵持之时,一群妓生走过来,她们认识金胤圣和洪乐瑥,洪乐瑥为了花解尴尬,搂住身边的女子,李韺独自走掉,洪乐瑥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顿感失落。

  回去的路上,金胤圣想解释为什么与妓生相熟,没想到洪乐瑥知道他经常单独去妓房后,不以为然,反而让金胤圣失望。

  金兵沿盗得账本,逃跑的路上受伤,被金胤圣和洪乐瑥看到。追捕他的人从洪乐瑥手上拿走了金兵沿的面具。洪乐瑥回到资泫堂,看到金兵沿正在包扎,洪乐瑥当作没事一样和他说话。

  金宪与金义教和金根教讨论城里巨富家接连被盗的事,金宪考虑到使臣团还在城里,此事不能声张,但金义教却提醒他此有事蹊跷,金根教拿出了一个面 具。金宪看到面具想起家宴那天留下字条的刺客也戴着这个面具,不由得面色大变。鉴于此人以巨富的钱接济穷人而赚得口碑,他们怀疑他与洪景来的残党有关。

  早上洪乐瑥为李韺穿戴,李韺面无表情地问前一天晚上洪乐瑥去妓房是不是开心,洪乐瑥愣住了,随即回答“还行”,李韺要她不要把前一天晚上对她说的话当真,她并不像一个什么人,随后将她赶出房间。

  赵万永礼判带着女儿嘏妍入宫,她正是前一天晚上在大街上接受李韺送风灯的女子。她是从小陪伴公主的礼童。

  大殿内官到李韺的东宫借小宦,李韺一反常态,让洪乐瑥去大殿伺候,自己身边只需要张内官。

  嘏妍许久不入宫,想去找公主,却不认得路。误打误撞闯到了练箭场,李韺练箭心里却想着洪乐瑥,迷糊中把箭射歪,被射中的旗杆倒下砸到嘏妍。嘏妍认出射箭的人就是前一天晚上送自己风灯的人,又听张内官叫他世子,开心极了。

  金兵沿将高利贷的账本带到黑衣人那里,想着李韺让自己去调查与木太监关系密切的官员和商人,以此了解走私的情况,便私藏了一本账本。黑衣人又让他去调查当年洪景来的女儿下落。

  嘏妍来看公主,告诉她自己以后会经常来宫里。

  李韺在书库看书,看到书里每一页角都被洪乐瑥画上了画。每一幅画都是李韺与洪乐瑥的回忆。他告诉太医自己不舒服,但太医诊断后告诉他,他其实患的是相思病。李韺大怒。

  马内官到木太监那里告诉他,木太监想要的他能找到。晚上,他把洪乐瑥带到木太监处,太监问她,那个舞女是不是她,洪乐瑥吓得要命,她甩开木太监 不安分的手,但木太监告诉她,李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说着便对洪乐瑥欲行不轨。这时,李韺执刀闯进来,带走洪乐瑥。皇上知道这事大发雷霆又六神无 主,金皇后趁机让他召见金宪。

  李韺责骂洪乐瑥,洪乐瑥却说自己是为了李韺着想。这时,宫廷侍卫要抓走洪乐瑥,李韺阻止不成。李韺到大殿门口请罪,要求皇上放了洪乐瑥,皇上大怒,将他关到东宫禁足。

  成内官与张内官斗嘴,成内官说外面传言李韺好男色,张内官正要反驳,一边的马内官说李韺不是好男色,而是另有隐情。这时金胤圣来找马内官,问带 洪乐瑥支太平馆的人是不是他。并拿出枪指着马内官,要他不要再惹洪乐瑥,而且只要有传闻关于洪乐瑥的秘密,自己就会杀了马内官。

  陶内官等二人偷偷去监狱看洪乐瑥,洪乐瑥却担心李韺的处境,小宦告诉她,李韺有可能会被废位,东宫也乱成一团糟。

  清国派来的使者迟迟未到,李韺告诉金兵沿一定要抓到木太监的把柄才能翻身。金兵沿犹豫要不要把账本交给李韺。李韺和金兵沿使了调虎离山之计,跑到大牢里看洪乐瑥。李韺告诉洪乐瑥,以后再不要为了任何人委屈自己。

  木太监在金义教和金胤圣面前大发牢骚,要处罚洪乐瑥,金胤圣气急对木太监拍案而起,却被金义教拦下。

  皇上身边的总管到大牢看洪乐瑥,告诉她李韺一整夜跪在地上求皇上放过她。总管问洪乐瑥家里还有什么人。洪乐瑥说自己因为十年前民变失去父母。总管听到她说自己十八岁了,当场愣住。

  木太监要把洪乐瑥带回清国。李韺以箭阻止,他拔出刀指着木太监要他放了洪乐瑥。金宪出现,又拿出百姓将会惶恐不安的理由让李韺收手,双方僵持时,洪乐瑥却主动说,自己要跟着木太监走,要他这个世子好好为百姓谋利。

  金宪想和赵万礼结成亲家。

  半路,木太监带几个人到僻静处察看私自截留的贡品和走私的物品,金兵沿和李韺出现,将他的手下全部杀光。与此同时,金胤圣带来了清国的监察御史,把恶贯满盈的木太监抓了个现行。

  原来,金胤圣为了保护洪乐瑥,给金兵沿木太监回国的最新线路图,金兵沿将路线图和账本交给了李韺,三人合力将木太监绳之以法。

  洪乐瑥也被李韺救出,带她回到东宫。李韺告诉洪乐瑥,自己见不到她会疯掉……

云画的月光第7集剧情介绍

  告白——

  世子与暖男同时告白洪乐瑥

  李韺、金兵沿带着洪乐瑥回宫。看到金兵沿,洪乐瑥又重提自己生病的时候,“金兄”照顾自己的事,金兵沿再次否认,洪乐瑥猛然想起自己在病中看到的分明是李韺的脸。她告诉金兵沿自己竟然喜欢在宫里的感觉,是不是像他说的在宫里有自己喜欢的人。

  金胤圣匆匆跑去见洪乐瑥,确认她的平安。他告诉洪乐瑥,她对自己是特别的人,是宫里唯一能让自己跑起来的内官。两人正在有说有笑,李韺沉着脸进来,他冷冰冰地夸奖了抓捕木太监事情上立下的功劳,金胤圣却说,这是自己的事,所以才会帮他。

  金皇后与成内官讨论李韺的所作所为,成内官对皇后说了宫中的传闻——李韺好男色。皇后对洪乐瑥开始感兴趣。宫女服侍皇后喝药时不小心干呕,被拖出去。成内官与总管和马内官说到宫女干呕的事,他们猜测宫女应该是怀孕。总管要重新检查内宫宫女内官。

  洪乐瑥看到李韺一口未吃,以为他胃口不好,李韺让她试菜,看到洪乐瑥吃得香,李韺故意挑剔食物的味道,洪乐瑥怕浪费,便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吃饱喝足后,洪乐瑥问李韺让自己在他身边是什么意思,李韺说,就是让自己喜欢的内官呆在身边的意思。洪乐瑥略显失望。

  金胤圣画着一幅又一幅洪乐瑥的画像,这时,金宪到来告诉他,已经帮他给礼判的女儿提亲了,并计划让金家人成为世子妃。金胤圣连忙拒绝,但金宪却以家族的重任强压于他。

  洪乐瑥无意间撞破了马内官与明温公主侍女月熙的私情,马内官威胁她闭上嘴。

  公主费劲地减肥,嘏妍假装不经意地询问李韺的习惯,当她知道李韺常去花园散步时,便跑到了花园里期待邂逅。果然,她在花园里看到了正在读书的李 韺。李韺问她是不是故意来找自己的。嘏妍便承认是假装邂逅的,并请李韺放下书陪自己游园。李韺看着她一直笑却不说话。这一幕被洪乐瑥看到,洪乐瑥心中一阵 难过。嘏妍对李韺的感情越陷越深,但李韺对她不理不睬。

  马内官喝醉跑到月熙的门口大叫,月熙吓得不敢出去。洪乐瑥捂住马内官的嘴巴拉走了他。马内官反而掐住洪乐瑥问她为什么跟着自己,洪乐瑥说,自己 是担心马内官。洪乐瑥被掐得吐不过气,金兵沿赶来打晕了马内官,当他要察看洪乐瑥脖子上的伤时,李韺一把打开了他的手。洪乐瑥问李韺,是不是有办法帮到马 内官和月熙,李韺却说他们的交往是有违法度。

  洪乐瑥再次遇到马内官,准备逃走,却被拦住。洪乐瑥问他想和月熙怎么交往,马内官说他们的情况根本没办法。洪乐瑥自告奋勇要帮他们。马内官将信将疑地看着她。

  皇上与金宪议政,两人再次就赈灾粮被抢追究谁的责任发生分歧,金宪拿出面具,告诉皇上,这一切的幕后指使是洪景来残党,皇上惊恐地要求金宪铲除残党。

  洪乐瑥作针线活刺伤手,要金兵沿帮她忙,金兵沿三下两下做好了一个布偶,让洪乐瑥十分震惊。

  李韺看到张内官在和别的内官打架,听说张内官打架的原因是宫里有李韺好男色的传言,洪乐瑥和李韺神色大变。李韺故作轻松,洪乐瑥却知道自己给李韺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洪乐瑥被李韺发现她在用布偶偷偷为马内官和月熙传递信息。李韺让她不要管这些没有结果的事,但洪乐瑥却说,感情的事由不得自己。李韺说,对着没有结果的告白是自私。而洪乐瑥告诉李韺,无论结果,也不能隐藏自己爱恋的心。

  金胤圣一个人在树下发呆,洪乐瑥跑来告诉金胤圣自己心中的苦恼,金胤圣说,那是因为她穿了不合适她的内官服,所以不开心。说着打开手中的盒子, 里面是洪乐瑥曾经穿过的女装。他把衣服送给洪乐瑥问她想不想做回女人。面对金胤圣的告白,洪乐瑥愣住,随后告诉金胤圣自己喜欢呆在宫里。而金胤圣却让她不 要着急回答。

  嘏妍听父亲要把自己嫁给金宪的孙子,表示自己只想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洪乐瑥带着陶内官等几个内官演布偶戏给宫女们看,月熙来看戏,发现戏的内容竟是以自己和马内官的感情为蓝本,而给戏中男主角配音的就是马内官, 他借着布偶的口,说出自己心中的爱慕,刚要离开的月熙听到马内官大声的告白,转身时已泪流满面。李韺在一边看到这些,想起洪乐瑥所说的关于“不可能的爱” 的那番话,默默地离开。

  成内官闯进现场,抓了洪乐瑥去见皇后。李韺赶到皇后处,要带走洪乐瑥,皇后却不允许。皇后当着李韺的面打洪乐瑥的耳光,李韺不惜公开与皇后作对,并威胁皇后,如果抓着小内官不放手,后果会很严重。

  李韺走后,皇后形容李韺看洪乐瑥的眼神是看心爱之人的男人眼神。

  成内官要洪乐瑥接受脱裤子检查,洪乐瑥被逼得无可奈何时,马内官闯进来,说要给皇后娘送东西,成内官哪肯放过这个露脸的机会,拿着东西就去皇 后处,走前嘱咐马内官好好检查洪乐瑥。成内官走后,马内官直接在洪乐瑥的表格上盖了“通过”的章。洪乐瑥小心翼翼地问马内官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女人的事, 马内官说是在进宴的时候就知道了。马内官感谢洪乐瑥帮自己和月熙的,并好心告诫她,王宫里连皇上的安全都难以保全,况且一小内官。

  洪乐瑥对李韺的态度大变,李韺奇怪,洪乐瑥说自己只能是内官,而不是他的朋友或者其他人,要李韺像对待别的内官那样对待自己。

  李韺叫来洪乐瑥,告诉她自己不是希望她以内官的身份呆在自己的身边,自己也无法面对这份混乱的爱。但他终于想通了,他爱洪乐瑥。虽然是不可能的爱,自己也要遵从内心试试。他将语无伦次的洪乐瑥搂住,并吻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