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韩剧 > 正文

花郎第16集剧情介绍

花郎第16集剧情介绍

  只召太后利用阿卢牵制先雨 瘟疫爆发民不聊生

  知后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先雨冒充真兴王的一幕,再加上看到了阿卢与先雨的你侬我侬,让知后心生愤懑。虽然他知道,先雨是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才充当了王,但先雨的勇气和智慧让知后自叹不如,想起自己作为真正的王,却只能在只召太后的庇护下躲藏隐蔽地生活,知后更是懊恼不已。

  在南夫余解救的新罗百姓中,有一个小男孩的母亲被南夫余士兵杀了,其母在临终前将孩子托付给了阿卢,阿卢拜托皮周奇收养了这个孩子。皮周奇是个非常善良的人,和魏花公是好友,经常给魏花公带喜欢吃的煎饼,也经常帮助阿卢,一开始并不愿意收养这个陌生的孩子,但看见孩子真挚的眼神和调皮的可爱劲,就同意了。

  阿卢和守妍在皮周奇的茶馆喝茶,守妍对泮流回来之后不来找她而闷闷不乐,阿卢责怪守妍见色忘友,守妍只说你有哥哥跟着去,不用担心,说的阿卢心花怒放。

  先雨去找阿卢,不巧碰到了守护去找阿卢换药,阿卢感谢守护帮先雨挡箭,守护一直以为先雨是王,认为自己只是做了本应该做的事情。虽然守护在诊所内,但先雨已等不及要见到阿卢了,先雨趁着阿卢帮守护换药,抓住了阿卢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阿卢,守护直觉手法不如刚才舒服,却也未察觉到异常,很是好笑。给守护换完药,两人牵手来到了小溪边,阿卢再次感谢先雨冒死救自己的行为,先雨则说阿卢是自己的全部,只要她好,一切就都好。

  只召太后在月城召见了使节团的花郎,知后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来到自己小时候曾经玩耍的地方,却被淑明公主发现,因为这个地方很少人知道,她隐约觉得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哥哥,知后矢口否认,耐不住淑明的再三追问,便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淑明对哥哥这十几年来的隐忍生活很是心疼。只召太后为了控制花郎,任命淑明公主为源花,同时,为了制约先雨,将阿卢封为花源,将其留在月城王宫,只召太后明确告诉先雨,要他继续冒充为王,一方面替真正的王挡暗箭,另一方面则为只召太后争取更多地时间。只召太后为了自己的儿子无所不用其极,但先雨却是个孤儿,对于这样的安排非常不满和痛苦,却又无能为力,一个人偷偷躲起来伤心痛哭。阿卢非常担心只召太后把先雨一人叫走,思忖着是不是因为先雨冒充王而得罪了她。

  守护、知后、泮流三人没有得到只召太后召见,失望离去,正巧看到了凭栏而望的只召太后,太后与知后两人眉眼传话,各自较量。守护非常激动,急忙上前欲向太后请安,却被太后反手给了一个耳光,太后慌张离去,守护搞不懂其中经纬。

  伤心的先雨独自到酒馆喝酒,辉京公找到先雨,表示他在南夫余的表现让新罗百姓欢欣鼓舞,如果百姓知道他是假王,那一定会非常失望,如果不想自己的朋友再次翻墙而被致死的事情再次发生,就必须自己当王,他表示自己会帮他成为真正的王。

  新罗各地暴发瘟疫,药材短缺,百姓死伤无数,茫茫村的穷苦人民也深受瘟疫之苦,于勒告诉安智公如果不能把药材弄到茫茫村来,他在这儿也是无济于事。安智公只能想办法把药材送到村里,他听说朴英实垄断了药材,上门要朴英实拿出药材救济百姓,而朴英实却不顾及百姓死活,只想着等瘟疫扩大,抬高药材价格,大捞一笔。。

  魏花公给花郎们上诗经,并有意让知后为大家诵读《硕鼠》,以此暗示他,君王必须以百姓为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没有百姓,则无君王,如果不能替百姓做主,君王就是硕鼠。知后对于自己的懦弱非常自责,魏花公鼓励他,世界上有很多懦弱的王,但是能够勇于承认自己的懦弱,这不失为一种勇气,然而这些流离失所、躲藏隐蔽、自责还是荣耀、舒服还是痛苦等等,这些都是作为一个王应该承受的。

  朴英实通过江圣传递给泮流的书信上写着有劳无功,没能除掉王,并决定放弃他这颗棋子。冸流负荆请罪,朴英实说要自己称王,冸流答应帮助朴英实登上王位。冸流对自己这样的行为深感罪恶,自己内心也非常反感。这时候,守妍听说冸流平安回京,主动来找他,而冸流却没有这样心思,让守妍不要再爱上他这样的人,而拒绝了她。

  只召太后告诉朴英实,自己要退出摄政,让真兴王登基。朴英实不懂其中实情,搞不懂只召太后的目的,只招其实是想利用先雨,让朴英实彻底相信先雨就是王,而进一步保护知后。果然,朴英实为了自己称王,决定除掉先雨,他让冸流做内应,夜晚派出刺客潜入仙门。守护看到泮流在找先雨,留心了一下,花郎与刺客混战,救了先雨。

  先雨、知后两人相见,先雨说躲藏的王只为了保护自己,而杀光见过自己的人,又不管百姓的死活,这样的王,有什么活着的价值。知后说自己并非不在意他人的生死,而是对于这些事情爱莫能助,甚至被蒙在鼓里。先雨欲杀了知后,知后并不抵抗,然而先雨却没能下得了手。

  知后去诊所找阿卢,问她是否愿意和自己做一对普通的夫妻,平平淡淡过完一辈子。自己愿意用王位换阿卢,不去管先雨是不是她的哥哥,也不在意她曾经喜欢过先雨。阿卢告诉他,不要用自己作为借口,更不要躲避和退缩,因为他的眼神就已经说明王从来就没有想要放弃,必须要勇敢去做王。于是,他孤身一人潜入朴英实家中,拿到了那只带有王的印记的手环,并告知朴英实他才是真正的真兴王。

韩剧花郎第17集剧情介绍

  知后先雨联合洗劫朴英实库房进而获得贱民村瘟疫药材 阿卢被只召太后立为源花而命运堪忧

  知后潜入朴英实家中,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并警告他,自己是他的主君,如果他以后再肆意妄为,定不轻饶。

  只召太后看见象征圣骨制度的王位幻化为虚无,惊出一身冷汗。随后,她发现知后坐在王位上,宣告自己才是神国的王,并指责她出于满足自身权利欲望而篡位夺权。再然后,她发现知后正扼住自己的颈部,意欲杀了自己。只召太后被梦魇惊醒,原来这是一场梦。

  贱民村的瘟疫横行,由于没有药材,每天都有很多百姓死掉,安智公使出浑身解数,依然没有办法拯救百姓。阿卢无意发现一辆马车拖着很多箱子走过去,边走边散落一些药材八角茴香,这些药材正是贱民村遏制瘟疫的救命稻草,阿卢跟踪这辆马车,发现了朴英实的库房里囤积了很多八角茴香,而且很多都要烂掉了。原来朴英实准备等瘟疫再扩大一些,投机倒把,以高于黄金价格卖出药材,狠狠赚一把。阿卢将此事告诉了魏花公,希望他能够出面解决。魏花公答应考虑一下,随后将昨晚仙门发生的刺客事件告诉了阿卢,阿卢十分担心先雨安危,匆忙赶到先雨住处,却发现叔明正和先雨亲吻,原来先雨把叔明误当作阿卢。阿卢看见后伤心离开。而先雨发现面前女子并非阿卢,也慌忙起身。叔明质问他的真实身份,先雨并没有答复。阿卢随后单独找到先雨,关心的问他昨晚有没有受伤,先雨想到只召太后的威胁,为保阿卢安全,而对她十分冷淡。

  阿卢回到房中,发现叔明在等自己。叔明说自己已经知道知后就是王,并指责阿卢同时玩弄先雨和知后两个人感情,阿卢反击说叔明在知道先雨并不爱她的情况下,依旧抢夺先雨才是贪心。

  辉京公找到只召,要求她就此罢手,不得伤害花郎,退位还政于真兴王。只召太后不置可否。

  由于昨晚的刺客事件,仙门的花郎再次确认了先雨就是王,并对他非常恭敬。这让先雨十分不舒服。

  知后找到魏花公,请教他,如果自己想当王,该如何做。魏花公回答说一是要获得民心,二是要除去奸臣。知后反复思量他的话,在回廊中与先雨偶遇,先雨质问他要躲避到何时,知后嘲笑他假装王的感觉如何。两个人打了起来,先雨愤怒的说自己一直在抗争,为了守护百姓而抗争。先雨听完,对知后有了新的认识。

  魏花公叫来阿卢,让她把朴英实恶意囤积药材事情告诉知后和先雨,并要求他俩一起合作解决这个问题。先雨认为知后从小的优渥生活不会懂得百姓的艰辛,知后却说自己作为王深谙贫苦百姓的重要。两个人统一战线。

  守护对冸流产生质疑,因为在发生刺客事件当晚,没有看见冸流的身影。就在冸流心事重重徘徊的时候,守莲找到他,再次表达了对他的爱意和思念,冸流被守莲打动,坦白说自己是坏人,不希望牵连她。守莲就此得知了冸流的真实心意,握着冸流的手安慰他,说他不是坏人。

  先雨、知后、守护还有吕蔚四人策划着洗劫朴英实家库房,他们决定这次行动不带冸流,原因是不想让冸流为难。却不想他们四人对话被冸流偷听到了。冸流知道先雨的计划,并没有将此事告诉朴英实,反而在行动当晚假装喝醉,找朴英实哭诉自己的痛苦,还闹着要自杀,成功将府上人员全部吸引过来。先雨等四个人在冸流掩护下趁虚而入,就在他们带着药材准备离开的时候,刀疤男等人包围了他们,知后以一抵十,打败刀疤男一伙人,成功将药材送到了贱民村,安智公用这些珍贵药材挽救了贱民村的百姓。本次行动结束后,守护等人对冸流刮目相看。

  在先雨他们洗劫朴英实库房的时候,阿卢被只召太后带进了月城。只召太后认为知后之所以多次违抗自己命令,是受到了阿卢的蛊惑。于是,她立阿卢为源花,而源花的最终命运都是献身于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