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韩剧 > 正文

花郎第18集剧情介绍

花郎第18集剧情介绍

  端洗欲杀先雨被翰星救下 阿卢为保护先雨被杀

  只召太后欲将阿卢立为源花,并告诉阿卢,只不过是为了利用她达到控制花郎的目的,一旦源花成为绊脚石,只召便会毫不留情的除掉源花。阿卢并不会就此妥协,并宣称一定会想尽办法活下去,不会让只召的目的达成。

  先雨心急如焚,将阿卢要成为源花的事情告诉了辉京公,辉京公说只召此举只不过是想利用阿卢来控制花郎,并最终会除掉阿卢,若想保住阿卢,只能是先雨成为王。先雨内心本就非常焦急,听到这些话便质问他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一直怂恿自己成为王。辉京公将以前的事情告诉了先雨,其实先雨的真正身份并不是贱民,而是圣骨,是只召太后杀死了前朝源花,也就是先雨的母亲。先雨听后大为震惊,失魂落魄的离开。

  只召太后召来魏花公,并宣布立阿卢和淑明为源花,并责令魏花公将统帅花郎的权利交给源花。魏花公明白只召当初建立花郎的目的是为己所用,当感觉到花郎不受控制之时,便企图通过源花控制花郎。魏花公说明此时的花郎已经不是当初的花郎,不会受到只召摆布,并决定扭转局面。

  翰星的祖父为了振兴家业,不惜亲自跪下为朴英实做上马凳。朴英实不满他之前的所为,并开出条件让其杀了在花郎中的王。这一幕被躲避一旁的端洗看见,翰星祖父威胁端洗杀了先雨,如若不这样做,便会害死翰星。端洗无奈,只得听从吩咐。

  冸流与守妍二人陷入热恋,守护担心自己的妹妹,同时也已将冸流当做了朋友,便询问冸流是否真心喜欢守妍,并说明以现在两家的对立关系,想要在一起是不会被同意的。冸流则回答自己非常喜欢守妍,并会努力争取。

  翰星并不知道祖父的计划,当祖父通过翰星给端洗拿来毒药,并附带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必杀”二字。翰星并不知晓其意思,随即将东西交给了端洗。端洗内心无奈,却为了保护翰星,只得将毒药涂在剑上,并以比武为由,借机杀死先雨。此时端洗内心也在天人交战,他提醒先雨一定要避开他的剑,如果可以一定要杀死他。先雨不明就里,只得迎战。恰好翰星经过,此时他才明白纸条的意思,毫不犹豫的替先雨挡了一剑,剑已涂抹剧毒,翰星奄奄一息,临死之前,翰星让先雨不要恨自己的哥哥。

  先雨悲痛的将翰星抱到仙门,花郎们悲伤不已。魏花公借此事告诉众人,要做好自己的花郎,不能忘记了自己担负的责任,只有这样才不会再次失去朋友。

  端洗无法忍受翰星就此死去,准备自尽,此时先雨找到了他,并且将翰星事先写给祖父的一封信交给他,并希望他能继续当自己的郎头。端洗看了信的内容:翰星在信中说自己已经长大了,成为了花郎,并且可以承担自己的错误,请祖父不要责罚端洗。端洗看过信后心里悲痛万分,嚎啕大哭。

  朴英实率领众大臣觐见只召太后,提出既然真兴王已经出现,便逼只召太后禅位。辉京公将阿卢成为源花之事告知安智公,并希望他与自己一同支持先雨称王,安智公见到只召,告诉她自己要扶持先雨,并将先雨的身份告诉了只召太后,先雨同是圣骨,有资格坐上王位,只召大惊。

  月城中,阿卢和一众宫女成为朋友,并玩起了游戏。此时淑明到来看到此景,心生不满,并故意将端洗刺杀先雨的事情告诉了阿卢,虽然阿卢异常担心先雨安危,但她还是坚信先雨一定会无事。淑明告诉阿卢要去拜见前朝源花南毛公主祠堂,先雨得知阿卢行踪后来寻找阿卢,两人见面非常高兴,但在此时,只召太后派来的刺客欲射暗箭刺杀先雨,阿卢为救先雨,帮其挡了这一箭失去了生命,先雨没有想到会发生此事,悲痛万分。

  同时,在朝堂之上再次关于只召太后禅让之事起了争执,知后出现,众大臣都猜测知后身份,只召太后也震惊的看着知后,不明白为何知后会出现在此地,知后神情坚定,并宣布他才是真正的真兴王。

韩剧花郎第19集剧情介绍

  知后为王阻力大 先雨做王呼声高

  只召太后故意将阿卢去南毛公主祠堂祭拜的消息透露给先雨,她预测先雨一定会去见阿卢,并安排禁军埋伏在祠堂周边借机除掉先雨。千钧一发的时刻,阿卢挺身而出替先雨挡了一箭,禁军随后出来包围了先雨和阿卢,知后的随身侍卫替他们挡住了禁军,让先雨带走阿卢,并称奉真兴王口谕,任何人不得伤害先雨和阿卢,淑明公主也及时站出来命令禁军必须听从真兴王指示,这才得以保住阿卢和先雨。

  先雨将中箭的阿卢抱回家,安智公惊恐之极,让先雨离开,对先雨很是失望及愤怒。此时的安智公对于唯一的亲人、挚爱的女儿的受伤早就失去了理智,想起平日乖巧的女儿对自己的孝行更是伤心的不能自已,好在伤口不致命并迅速实施了手术,而挽回一命。先雨对与阿卢的此次受伤更是自责,他虽然想极力地保护阿卢,但他知道自己在阿卢的身边只会给她带来危险,因而向安智公承诺、向昏迷中的阿卢诉说并暗下了要反抗的决心。

  先雨不想继续过这种被动的日子,找到辉京公询问母亲的事情,辉京公将源花俊贞的事情讲给了他,当年只召太后尽管杀了俊贞,但却留下了腹中胎儿一条命,希望这个孩子可以隐姓埋名平安度过一生。一向以为自己是无父无母无名无份的先雨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命运的反转,情绪激动,而辉京公希望将先雨推上王位,他认为先雨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既是圣骨身份、又深明百姓疾苦,想要推他为王。

  知后称王的事情在仙门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都在议论知后的身份。从之前猜测的先雨再到如今的知后,花郎们议论纷纷,不知所措,突然又被副弟告知魏花公被辞去风月主的官位并离开了仙门,仙门乱作一团。

  坊间传唱着一首歌:“王中之王是先雨,郎中之郎是知后”。王位之争,愈演愈烈。先雨找到魏花公,询问自己是否有资格当王,魏花公告诉他,当王不是能力问题,没有名分的称王就是谋反,谋反必须要靠战争,而战争必然导致民不聊生。先雨听闻将自己的圣骨身份告诉了魏花公,并问他如果自己有名分,是否可以称王。魏花公并不赞同。有王还要再称王,不合适。

  只召太后要求知后继续隐姓埋名,自己会给他料理惹下的祸端并帮他处理朝堂之事,告诉他不要意气用事,这样毫无准备的称王,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甚至断了圣骨血脉。知后坚决的说他已过够了这种隐姓埋名的日子,自己有能力为自己负责,他要自己一手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神国,即使将来后悔也愿意承担。

  只召太后对知后的行为很无奈,而且身体也每况愈下。又得知淑明放过了先雨,勃然大怒。淑明辩解说这是王的命令,只召怒斥说自己才是神国的王,并晕倒在地。

  朴英实一派和白贵族开会商讨真兴王现身一事,众人惶恐,朴英实则大笑,引得众人莫名其妙。原来他早已收买只召太后的贴身的侍女暮英,通过暮英给只召太后的日常茶饮中下了慢性毒药,只召太后在不知情下已经喝了十年且近期已经出现了中毒反应。朴英实打算等只召太后死了,没人能够给真兴王撑腰之时,再把真兴王杀死,自己就可以称王了。眼下要解决真兴王的方法就是以夷制夷,通过推举先雨做王打倒知后。

  朴英实和辉京公联手,欲助先雨称王来推翻真兴王。朴英实单独约见了先雨,并说自己会帮他称王,先雨却说这是自己的选择,不需要其他人安排,并不愿与朴英实沆瀣一气。

  知后称王的第一天早朝,朴英氏挑衅坐在皇位上,并让其他大臣不得拜见知后,冷嘲热讽说知后根本没有资格当王,甚至狂妄的宣称自己要换一个王。知后无助的坐在地上,为自己的软弱无能而自责。淑明找知后,两人对他俩的婚约都厌恶至极,毕竟两人都有自己的心上人,淑明让知后向只召太后坦言放弃婚约。

  原禁军统帅在围捕先雨时候受伤,守护临时接替了禁军统帅一职,并忠心伺奉在知后身边,保护心中的女神。知后拜见只召太后,只召太后再次指责知后的出现让王室受到朴英实等人的藐视,并要求他立即和淑明结婚,这样才能保护圣骨。知后坚持说自己会用花郎来保护王室而不是绑架婚姻。太后愤怒的说先雨是辉京公之子,作为同样的圣骨,先雨将成为他们最强大的政敌。震惊不已的知后很纠结,又从巴伍那里听说了民间歌谣,决定会见先雨。

  安智公对于女儿被只召太后伤害的事情非常气愤,又想到了前朝源花临死之前找他接生胎儿的下场非常担心,决定不再受制于只召太后而是要反抗。结合辉京公的话语也了解了先雨就是圣骨的事实,而决定支持先雨。

  阿卢在安智公的悉心照顾下终于苏醒了。淑明来见阿卢,劝他离开先雨,阿卢的存在只会给先雨带来危险。阿卢坚持说自己会保护好先雨回了淑明。先雨听说阿卢醒了,赶忙回家看她,并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了阿卢。